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邦泰人力 > 行业新闻 > 员工下班“绕路”回家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认定为工伤?
员工下班“绕路”回家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认定为工伤?

提问

员工下班“绕路”回家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认定为工伤?

邦泰劳务派遣公司为您分享案例

案例

案例一:石某系幼儿园员工,2012年7月13日晚,石某下班与同事结伴而行,路过宿舍楼下,未回到宿舍,径直与同事去市场购买水果等食品,在返还宿舍途中,当日18时10分许,受到交通事故伤害,在该起交通事故中石某无责任。2013年6月27日,原告母亲邹某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原告不服,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原告发生交通事故是否属于下班途中的合理认定、是否属于合理时间。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应对“上下班途中”作出全面、正确、符合立法原意的理解。“上下班途中”应指职工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住所地和工作单位之间的合理路径。人社局主张,石某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到住宿地,而是路过住宿地又到市场购物,不属于“合理路径”。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上下班的合理路径应当考虑到职工为满足日常生活必须要求而为的合理停留以及路径的选择,石某家住外地,为方便工作与同事在单位附近租房居住,其下班后,为满足正常生活需求,到住宿地就近的市场购买食品。之后返回住处,并未长时间逗留,也未另作他事,理应认为石某下班后购买食品后返回住宿地为其下班的合理路径、合理时间。判决撤销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人社局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石某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是否属于合理路线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石某下班后,经过居住地并未上楼,而是前往附近的市场购买食品,其购买食品的行为应属于“从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动”,故应该认定,交通事故发生在上下班途中的合理路线上。且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是下班的合理时间,原审法院认定不予认定工伤属适用法律错误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 2016年11月15日马某下班离厂后,到附近医院给住院的老公公送吃的,之后离开医院回家,于18:20在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10日后死亡。经《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马某负事故次要责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王某(马某丈夫)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第(六)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渡轮、火车事故伤害的;”。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马某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是否属于下班的合理路线,是否是合理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本案中,马某下班后,经过居住地并未回家,而是前往医院给住院的公公送晚饭,给生病住院的公公送晚饭的行为应属于从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动,应认定为在上下班的合理路线上;且马某的下班时间是17:00,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是18:20,亦属于在合理时间内。马某所受伤害不予认定工伤系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判决:撤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人社局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关于“上下班途中”的法律适用问题,本院认为,因“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伤害而认定工伤,应符合“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工伤保险立法本意,在明确工作原因的前提下结合职工上下班目的、路途方向、距离远近及时间等合理因素进行综合判断。“上下班途中”应当是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单位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途中。职工在上下班途中从事了其他活动,应当是职工日常工作生活中必须的、合理的要求,且在正常工作开始或结束后往返于单位或居住地之间合理行程时间内,未改变以“上下班”为目的,以工作单位或居住地为始点或终点的合理路线。本案中,马某在下班后未回家,直接从工作单位前往医院给老公公送食物,之后离开医院回家时发生交通事故,居住地在地理方位上位于工作单位和医院之间。马某直接从工作单位前往医院,属于下班行为,该行为虽不具有回居住地的目的,但不能由此否定其行为不具有下班时间、路线及目的的合理性。马某到医院给老公公送食物,表明其已转入处理私人事务,下班行为已经结束,其再从医院回家,此阶段的行程路线和时间已不属于下班途中,故此时马某在医院门口受到交通事故伤害已不符合法定的工伤认定的条件。判决如下:撤销一审法院行政判决。

点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最高院对如何认定“上下班途中”又做了进一步解释,其中第(三)款对于劳动者在下班途中“绕路”的情形做出了进一步的规定。从上述两个案例中可以看出,审判实务中对于“从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动”界定的还是较分明的,对于“绕路”基本可分为因客观原因(例如:堵车、突发事件等),和主观原因即因“私事”,因“私事”绕路是否一定是不属于“从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动”呢?实践中因“私事”绕路的情形既符合从事日常生活所需的必要活动,也符合在合理时间内未改变以上下班为目的合理路线,一般可认定为“上下班途中”。(例如:买菜、接送孩子上下学等)如因不必要的“私事”绕路或因“私事”而改变了“上下班”的目的,一般法院不认定为“上下班途中”。(例如:朋友聚会等)

上述第一则案例中,石某下班后为满足正常生活需求,到住宿地就近的市场购买食品。之后返回住处,并未长时间逗留,也未另作他事,法院认定符合 “上下班途中”的情形。判决撤销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第二则案例中,马某下班后未回家,直接从工作单位前往医院给老公公送食物,之后离开医院回家时发生交通事故,法院认为马某到医院给老公公送食物,已转入处理私人事务,下班行为已经结束,其再从医院回家,此阶段的行程路线和时间已不属于下班途中,判决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正确。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33 Second.